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颠鸾倒凤 > 69惊喜惊喜
    慕容青惊讶的是,行事谨慎的善贵嫔竟然会让燕清思发现破绽。《+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辣+文+网手#机*阅#读m.lawenw.com》是善贵嫔太过信任燕清思,还是事情已毕善贵嫔放松了警惕?毕竟张贵嫔已经功成身退,不会再看着善贵嫔。

    燕清思一脸的迷惘,“母后,善姐姐她真的没怀孕吗?”

    慕容青笑了,这会儿倒是知道叫母后了。她揪揪燕清思的滑嫩嫩的小脸蛋,道:“你跟你皇兄真像,明明自己就可以查明白的东西,却总是希望别人告诉你。”

    燕清思见她不肯正面回答自己,不高兴地撇开头,不让她碰。

    “哀家教你一招,在这宫里,任何人都不能信,即便是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有时也信不得。”慕容青刚刚欺负过文武百官,又被卫子衿撸顺了毛,此时的心情尚且不错,所以难得好意地提点几句。

    燕清思却有些不领情:“母后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

    慕容青弹弹早上尚未来得及涂蔻丹的指甲,凉凉地说:“你生在了好时候,宫里头如今就你一个未成年的皇子,皇帝护着你,大家都让着你,你胡闹也随得你去了。想当年皇帝养在哀家膝下的时候,光下毒就不知经识过多少次了。”

    燕清思莫名的有些悚然,他所知道的那些后宫的尔虞我诈大都是从书中看来的,或是从宫人那里听来的,正如慕容青所言,他自己其实没怎么经历过,所以他根本无法想象动辄害人性命是什么情景,正因为如此,他对善贵嫔流产之事反应才这么大。

    燕清思恍恍惚惚地回暖阁歇息去了,慕容青则是悠闲地看看自己的肉色指甲,对魏紫道:“涂上罢,在宫里不好总这么素净。”

    后宫妃嫔总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只有两种情况会素净,一是宫中大丧,二是失宠被打入冷宫。那些整日一身素色弱柳扶风的妃嫔都是不入流的,没有一个能成为皇后和太后。

    魏紫取了物件来,却被卫子衿接了过去,看样子是要亲自动手。

    珍珠连忙去取矮脚凳,待她回来时,卫子衿已经单膝跪地,给太后娘娘涂上了。

    慕容青的指甲饱满圆润,手指则纤长白嫩,一看就知是贵女的手。卫子衿一边涂着艳红的蔻丹,一边轻声说道:“娘娘的指甲盖比去岁子衿初见的时候红润了许多,想来娘娘的凤体已然有所好转。”

    十指连心,若是身体康健,指甲盖则红润有光泽,若是身体不好,指甲盖则暗淡发白。

    慕容青笑道:“这都是你的功劳。”

    卫子衿动作细腻,不快不慢,“这蔻丹是子衿调制的,掺了药汁,经常涂于娘娘的凤体有益。”

    慕容青点点头,“怪不得哀家闻到一股子药香。”

    指甲还没涂好,就听乐公公禀道:“娘娘,柳总管求见。”

    慕容青挑了挑眉,“这个时辰,他过来做什么?”

    珍珠笑嘻嘻的说道:“必是娘娘在早朝上帮了陛下一把,陛下派他来感谢娘娘呢。”这回她倒是不怕太后动怒了,反正太后娘娘和陛下是一家子骨肉,打来打去还是一家子。

    乐公公低声问道:“娘娘可是要见他?”

    “让他进来罢。”

    不一会儿,柳总管圆滚滚的身子就进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锦盒。那锦盒捧得高高的,他的头却是压低的,标准的物贵人轻。

    “小柳子,你最近又舒坦了是罢,哀家瞧着你变得更圆了。”慕容青打趣道。

    被主子消遣乃是自己的福分,柳总管笑眯眯地捧着锦盒上前,恭敬道:“陛下知道娘娘最喜爱的翡翠镯子摔了,特意找了一副资质上乘的让奴才给娘娘送来,请娘娘赏玩。”

    珍珠上前打开锦盒,取出翡翠镯子。慕容青的双手刚涂了蔻丹,这会儿还没干,不宜触碰东西,便就着珍珠的手观赏。

    魏紫几人都是跟了太后娘娘许多年的,颇有些眼力见识,太后娘娘喜爱翡翠,她们跟着也赏玩了不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完美的翡翠首饰便是先帝特意为太后打造的那一套,眼前这副镯子竟是不逊于太后娘娘摔坏的那个。

    这镯子质地细腻纯净无瑕疵,颜色是纯正明亮的翠绿色,浓郁且均匀。仅凭色这一项,这镯子就是极品。

    “珍珠,手举高一点。”

    珍珠依言侧过身,让外头的阳光透过来照射到镯子上。

    慕容青眯眼看去,见那镯子在光的照射下呈透明状。水光双全,的确是翡翠中的极品。她点点头,让珍珠把镯子收进锦盒。

    柳总管大着胆子问道:“娘娘瞧着如何?”

    慕容青随意地吹吹将干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的确是好东西。这种好东西,怕不是一两日就能找着的罢。”

    柳总管心中一惊,笑逐颜开,说了实话:“自娘娘移驾离宫,陛下心里头一直惦记着娘娘,知道娘娘喜爱翡翠,便命人在民间寻找。娘娘知道的,这好翡翠宫里头没有,只能在民间找,颇废了些时日。”

    能入得太后娘娘凤眼的翡翠不但宫里头没有,就是贵族世家也罕见,谁让太后娘娘的喜好这么小众呢。她老人家要是喜欢羊脂玉,宫里头就有不少极品,天子一下令就能给她弄出一匣子来。

    “陛下找了一年多也没能找着满意的,后来有人献了一块原石,说是当年进献给先帝爷的那块翡翠原石的碎料,陛下命工匠仔细雕磨,堪堪雕出一对镯子来。”

    这镯子最难得的不是质地上乘,而是精细的雕工。镯子上雕的是龙凤呈祥纹,一龙一凤均是栩栩如生,且用的是镂空浮雕的法子,极费料子,也难怪一块原石只能做出一对镯子来。

    慕容青又看了那镯子一眼,却是不说话。

    柳总管心里头有些忐忑,说实话,他还真是摸不透太后娘娘的意思。

    今上登基前是一直养在淑兰殿的,那时候柳总管就已经伺候他了,不过当时的大总管是先帝爷身边的老人郭公公,也是柳总管的师父,先帝爷驾崩之时,郭公公殉了葬。因着今上当时年纪还小,先帝爷为今上做足了安排,遗诏中都有写明,其中包括擢柳公公为内务府大总管。柳总管在淑兰殿呆了好些年,对太后娘娘的性子有几分了解,而郭公公临终前也嘱咐他要敬重太后娘娘,他一日都不敢忘怀,哪怕太后娘娘移驾离宫,他也没有丝毫怠慢。伺候天子久了,天子的那点心思柳总管岂能不明白,因是*大事,他从来都只当自己是瞎子聋子。天子送这对龙凤呈祥的翡翠镯子给太后娘娘,心意昭昭,可太后娘娘的心思着实难猜,柳总管就算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也只有忐忑的份儿。

    此时,慕容青突然笑了,“皇帝倒是有孝心,提前给哀家送寿礼来了。”

    太后娘娘敢笑,其他人却是不敢笑。太后娘娘的生辰是个禁忌,原因无他,先帝爷不早不晚正是太后娘娘的生辰之日驾崩的,太后娘娘的生辰正好是先帝爷的死忌。自先帝爷驾崩之后,太后娘娘就没贺过寿辰,事实上钦天监没以这个理由诬陷太后克夫已是难得了。况且每逢十月初八这一日,宫中上下都要拜祭先帝爷,太后娘娘的寿辰自然是做不成的。太后在离宫的时候,魏紫几人为她做过寿辰,太后的双十寿辰正是在离宫过的。可如今回了宫,处处谨慎小心,太后的寿辰再也做不了了。

    “皇帝记性好,还记得哀家喜欢过生辰。”慕容青的指甲终于干了,伸手捏起那翡翠镯子,碧绿的镯子衬得她的手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

    她笑了笑,露出几分真意,道:“皇帝的孝心哀家心领了。小柳子,你回去告诉皇帝,这镯子哀家很喜欢。”

    柳总管闻言终于放下心来,笑着应下,退了出去。

    慕容青对着镯子冷笑一声,咬牙道:“那老东西,非要跟哀家对着干,死了都不让哀家好过!”

    魏紫几人都不敢吭声。太后娘娘虽然没有明说,但她们都知道太后娘娘骂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帝爷。太后娘娘喜欢过生辰是真的,这跟太后幼时的经历有关,可先帝不早不晚偏偏挑了这一天死,让太后此后永远都过不了寿辰,她不来气才怪。三年前太后娘娘从来没有提起过此事,可自太后去了离宫之后,每逢生辰都要骂先帝一顿。

    珍珠干笑道:“娘娘,隔墙有耳……”

    慕容青睨她一眼,没好气道:“哀家指名道姓了吗?”

    这倒是实话,除了他们几个近身伺候的,怕是谁也猜不出来太后娘娘骂的是先帝。

    珍珠其实担心的是太后娘娘抽风,好不容易才正经了点,她求救地看向卫子衿。

    卫子衿和声说道:“娘娘,死者已矣。”

    太后娘娘突然就笑了,拍手道:“这倒是,哀家还活着,他都作古好些年了,哀家犯不着跟一堆烂骨头计较。”

    ...

    ...( 颠鸾倒凤 http://www.dybz.org/2_2819/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