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正文 3816 意志与野心(8十)
    驻扎星辰大绿洲的亚丁军队已经是分不清是那个中队首先逃走的了,对方冲击的太猛了,无数的黑甲骑兵疯狂涌入亚丁军队的营地,完全没有丝毫准备的亚丁士兵大部分都在睡觉,,一下就像是被洪流迎面冲垮的堤坝,转眼间,满眼血浪就淹没了一切,作为星辰大绿洲的驻军,一万一千人的亚丁军队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是作为一个长久驻扎大绿洲的军队,又不是作为战争第一线的位置,谁还能时刻都保持着战备,

    最前线有波卡大绿洲顶着,第二线有撒密度大绿洲,星辰大绿洲都已经是第三线

    帝国军队就算是想要摸上星辰大绿洲的门,只怕半途就会渴死,所以星辰大绿洲是绝对安全的,带这种思想的驻防亚丁王国二十三兵团,正常情况下,能够有半数士兵待在营地内就可以说是纪律严明了,整个亚丁军营内,其实真正的人数只有四五千,而且都已经入眠,甚至连哨兵都在打盹,

    亚丁军官们此要么在大绿洲女人的帐篷里,要么就是在酒馆满脸醉意,要么就是在赌场里挥金如土,都在希望在接到撤离命令之前,再好好的捞上一把,就连兵团指挥官索塔克都去了波西尼大绿洲,整个兵团就更加无人管理了,整个营地内,最大的亚丁军指挥官只是一名当天值守的中队长,这名中队长晚上刚刚参加了一个宴会回来

    面对突然而来的冲击,这名中队长自己都是醉醺醺的被部下拖出来的,其他的亚丁军队更是谈不上什么抵抗,眼前的景象让亚丁人都呆住了,帝国黑甲骑兵如快刀一般的第一轮冲锋所掀起的血浪,就已经让许多亚丁士兵破胆而逃,连同他们周围的队伍,也随之开始溃散奔逃起来

    “什么情况!”

    “大人们呢,快去报告啊”

    一些小的团体被裹挟在这混乱的大潮中,几乎转眼间,便被冲散,汹涌的喊杀声中,那名值守的中队长已经吓的脸无血色,生生打了一个激灵,骑兵。。我去啊,这大漠之中哪里来的战马啊,这名中队长才如梦初醒,敌人是从哪里来的,声音颤抖,犹如负创的野兽

    前方已经是铁骑裂地如潮水一般的扑杀过来,这名中队长直接就被一匹帝国战马撞飞出去,落入左边的沙土地上上,左肩肩甲撞得扭曲变形。幸得撞的是沙土,及时卸掉了不少冲撞力,才躲过筋断骨折之劫。但左手明显呈现不自然的扭曲,头盔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衣甲之上,满是血污,整个人晕死过去,其他亚丁军官不是亲眼战亡,就是找不到了。如此混乱的战阵,估计存活下来的可能性也是渺茫至极,混乱中的亚丁士兵完全蒙了

    “杀”一排又一排的帝国骑兵撞上来,犹如扫荡一切的锋锐剃刀一样,一下就刷掉了一层,大群大群的亚丁溃败士兵狼奔兔突地的跑向星辰大绿洲内部,

    “大人,我军已经冲破了对方的营地,正在全力驱赶亚丁人进入大绿洲”一名帝国骑兵从前面飞驰而来,大声向科特里斯禀报,科特里斯不以为意的点了一下头,凝声说道“传令各中队,准备展开对大绿洲内部的清理,务必在亚丁人知道我军真实情况之下,彻底击败星辰大绿洲的亚丁军队!”

    “是,大人’

    传令骑兵神色振奋勒转马头,以四千帝国骑兵突袭上万亚丁军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冒险,在黑夜里,亚丁人无法搞清楚帝国军队的虚实,所以在惊慌无序下,必然会全数撤进大绿洲内部,一旦天色放明,亚丁人就会知道袭击他们的帝国军队,其实连他们人数的一般都不到,到时候,亚丁人一定会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展开反击,所以直接将亚丁人打碎,让对方逃进大绿洲,由整体变成碎块,这样对于自己来说难度就降低很多,而且也稳妥很多,至少亚丁人想要集结力量反击是不可能了

    帝国骑兵的高机动性,反而可以做到随聚随散,保持某一个区域的兵力上的绝对优势,远处冲击亚丁营地的帝国骑兵开始收拢,开始朝着大绿洲的方向聚集,溃散的亚丁士兵不少人被驱赶的疲于奔命,在他们的身后,成群结队的黑甲骑兵缓缓向前,一式黑色的铠甲,战马齐头并进的线条赛如波涛,战马之上,帝国骑兵的战刀反射天空中冷月的光泽,帝国骑兵开始在大绿洲的入口位置前方停下,然后犹如奔流而出的黑色巨镰,从沙丘高处猛扑而下

    “妈呀!”

    “救命啊!”

    “快跑啊”挥舞着无数的刀枪交错而过,风驰电掣一般的骑兵强袭,犹如天闪电,凶狠的刀锋砍劈,砍在胸甲,砍在头盔,叮叮当当的响彻整个战场,只见刀光闪过,接着是血花和呻『吟』,在凶狠的对杀,一个满编的步兵队只是一个照面被骑兵的马蹄所淹没了,

    “杀,杀!”帝国黑甲骑兵高踞战马之上,居高临夏,手指可怕的马刀疯狂劈削,亚丁溃军抱头鼠窜,战线到处一片白刃血红,无法组织的亚丁士兵,看见战马如洪流一般冲击而来,地面在颤抖,前面的人稍一接触,就被冲击得四分五散,被战马踩踏而死者无法计数,这主要是因为诸国士兵军心本来不稳,明明可以打下来的,也因为军官们都抱着让别人的想法,士气早已经是衰竭,突然遭遇马丁力牙骑兵突袭,只看见一片马刀的闪光灼眼,整个队列黑压压的,只听见刀剑的撞击之声和铁甲的摩擦声,杀气『逼』人。那铺天盖地的马蹄让人战栗胆寒,前面一个步兵团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已经让后面拉来的两个步兵团看得胆寒了

    此时此刻,亚丁溃军的求生的欲望顿早就压过了军律的约束,看见身后犹如一道道碾压的黑线,裹着大漠的冷风,压来的帝国骑兵,前面的亚丁溃军轰的炸开了,亚丁人哭着喊着四散逃窜,帝国骑兵毫不停顿地杀进去,犹如大船在海洋上乘风破浪,激溅起一阵惨叫与鲜血的浪花,

    “杀杀杀!”残肢断臂在人群的上空飞舞,马蹄将倒地的人踩成了肉泥,完全是帝国骑兵队列横推在人群中用血肉开出一条道路来,又是一路骑兵杀过,在逃亡的奎军人流中,帝国黑甲反覆来回纵横交错、冲撞、拦截、追尾,

    亚丁人的耳边到处是马刀砍杀的呼呼风声,是那骑兵们的吆喝,没有怜悯,没有同情

    “想活下去的唯一生路就是逃进大绿洲!”

    人同此心,数千亚丁溃军一起向大绿洲的外墙大门涌去,人挤得简直无法形容,那黑压压的漩涡般人流中不时发出惨叫。为了求得一条求生的道路,秩序和纪律荡然无存,甚至不惜拔刀相向,自相践踏,杀开血路,不少人哭爹喊娘,被人流从大门前的木桥挤下去

    眼看情况危急,他们纷纷把身上的铠甲一脱,往木桥下面钻,一时间就看见大绿洲外墙的入口位置黑压压的全是人的脑袋,密集得能倒下就会被踩死,有的亚丁士兵干脆直接攀爬大绿洲五米多高的外墙,大绿洲的外墙都是用石块和泥块混合掺杂,常年高温炙烤下,已经完全的沙土化,踩着露出的石块,就能够爬上眼前的土墙,攀爬的人太多了,成百上千人像蚂蚁爬满方糖一样爬在土墙上,早已经风化斑驳的土墙如何能承受如此多的人

    但是谁也管不了,能爬过土墙的,那就活;不能过的,那就死,看看帝国骑兵一路推进的路上,横尸遍野,黑压压的血水把沙土都染红了,曾经震天的惨叫和求救声,此刻却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嗖嗖嗖‘夜空中传来让亚丁溃军感到头皮发麻的声音,无数的箭簇在这一刻从高空倾泻而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密密麻麻让人眼花的人堆倒下不少,脚下就是人血滑腻的感觉,

    轰隆!一段五十余米的土墙坍塌压下,土墙乱石下,不知道多少亚丁士兵在拼命挣扎“救命啊!救命啊!”无数的手沙尘中上扑通扑通挣扎摇晃着。上百人就这样一下消失。。。。。

    撒密度大绿洲,王殿

    随着朝阳升起,满目都是断枪残箭和大片亚丁士兵的尸体,亚丁第十六兵团长司塔法披着重甲站在造型华丽的石头台阶之上,目光凝视着前方,在他的周围,大约还有三千多名亚丁士兵,大多都是身上带伤,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利用这短暂的时间竭力恢复精力体力,其他的人则是奋力将周围能够找到的东西都般过来堵门

    驻守撒密度大绿洲的亚丁第十六兵团人数六千人,在遭到帝国军队突袭之下,兵团长司塔法果断下令全军撤到大绿洲王殿,这主要是因为司塔法得到了从波卡大绿洲逃出来的第十五军团长鲁姆奇的预警,他对于帝国军队突袭波卡大绿洲感到震惊,因为帝国军队来得太快,他正在修建的防御只能放弃

    不多的水袋在亚丁士兵手中流动。有人咕嘟咕嘟的大口喝水,还有人干脆将水浇在身上头上,满是红色的眼睛像是受伤的野兽,喊杀声虽然低了一些,可是箭簇横飞的刺空之声,呜呜卷动的风声,爆裂的刀剑碰撞声,依然还是卷动杂成一团,

    ”大人,拉易兰科中队长战死了!“

    “拉格兰中队损失大半,现在只有百余人”感受到形势的严峻,司塔法的脸色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来,握着长刀的手因为发软而微微颤抖,这是连续作战的后遗症,连他都是如此,其他人更加可以想象,同时他也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导致死了那么多人,感到一丝歉意,

    大绿洲王殿,本身就是大绿洲中心位置的堡垒改的,危急时刻,司塔法下令军队撤进撒密度大绿洲王殿,并且以控制撒密度大绿洲的思博恩尼家族的所有成员为人质,如果帝国军队进攻王殿,司塔法就下令杀掉思博恩尼家的人,司塔法认为帝国军队开入大绿洲,背后绝对有这些大绿洲君主们协助,所以帝国绝对不敢进攻王殿,否则思博恩尼家因为帝国进攻而全部死光,帝国与大绿洲君主之间的关系必然会遭受重大影响,

    而是司塔法没想到,对于思博恩尼家族人质,帝国完全没有在意的意思,反倒是随着帝国军队拿下了门户波卡大绿洲,运输力量大增,在得知亚丁军队全数撤进了大绿洲王殿,拉姆拉克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在半天之后,夕阳的金色光线下,将二十门帝国雷神推上了攻击线,

    “目标,大绿洲中心王殿’拉姆拉克目光闪亮的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亚丁人以为手中有那个什么思博恩家族,自己就会投鼠忌器,真是连情况都还没搞清楚的对手啊,亚丁人这几天就会对整个大绿洲之君主进行清洗,整个思博恩大君能不能活着都还是两回事,如果这个大君被亚丁人处死了,那么这个思博恩家族就毫无用处,如果这个大君侥幸活了下来,这件事也怪不到帝国头上,是亚丁人挟持了思博恩家族,而不是帝国

    “开始吧!”拉姆拉克闷哼了一声,黑色的帝国雷神炮口开始缓缓朝着大绿洲中心的王殿抬起,炮击手也掀掉掩蔽,一分钟后,地动山摇一般的大地轰鸣,一条条火舌从帝国雷神的炮口喷涌而出,帝国雷神不知道地势较高的沙土墙的正斜面,对王殿正好形成一个直射的高度,足足三百多米的距离,直瞄射击地炮火,在这个距离却能发出最大的威力,提供最高的精度!一道道拖着黑色长尾的雷神弹朝着王殿疯狂倾泻,足足十分钟,二十门帝国雷神,打出了近两百发雷神弹

    在这种近距离上,都不用仔细复位,反正直瞄打出去。都在中心王殿面开花就是了!火团爆开,升起一团团的烟柱,各个姿态不同地直冲天空。烟柱起先还是一排排的几乎同时升起,到了后来就不分点儿了。一丛丛一簇簇的四下乱冒,王殿的沙土被炸的散碎乱飞,隐约还能看到不少人给掀上天空。土石被震落。哗啦啦的从高处滚下来,王殿高处精美绝伦的房檐哗啦啦犹如下雨一般的砸下去,打到后来。对面的王殿已经被笼罩在蓝黑色的烟雾当中。火药地味道充斥在空气中上,缓缓流动。呛得人喘不过气儿来。( 权国 http://www.dybz.org/2_2663/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