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干的你痛哭流涕 爽的我心猿意马
    干干的手指***了细皮嫩肉的水帘洞里,狗犊子七喜突然狠狠的一勾,那在监狱里许久没有剪过的指甲划着水帘洞壁,虽然壁上沾着润滑的液体但却不足以润滑到让柳青青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啊。。啊!七喜,好爽!”从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柳青青的痛苦,但柳青青怎敢表现出一丝的不情愿,这点疼痛跟死亡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既觉着委屈,又要装出十分享受的样子,柳青青脸上的表情,更加让男人觉着欠干,劈开的双腿不敢往里合,低着头看着狗犊子七喜的手指三分之一骨节探入自己的水帘洞里向两边一阔一阔的,像是要发出第二轮折磨一样,轻声说道:“宝贝,你给我的洞洞弄坏了,我还怎么伺候你呀,求求你别对洞洞这样好吗!”

    “黎多枝他们被张少华藏在哪?”森宁的目光另柳青青感觉如今面对的就像是一个魔鬼,冷冷的话语视乎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我不知道!”柳青青摇了摇头瞑。

    “好忠实的奴才,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狗犊子七喜说着,慢慢的将第三根手指探入水帘洞,接着是第四根,第五根,柳青青只感觉下面的水帘洞被阔的大了好几倍,急促的问道:“七喜,你要干什么?”

    “医学家把人类感受的疼痛分为十二级,第一级的疼痛是蚊子要,自然分娩的疼痛是第九级,我的手握成拳头也就小孩脑袋那么大,可以让你体验到九级疼痛,我想你还没生过孩子吧,要不要提前体验下自然分娩的感觉?”狗犊子七喜对女人刑讯逼供的方法十分的令人诧异。

    他边说着边把五指慢慢的往里面放去,柳青青的脸色苍白,她知道狗犊子七喜说了一定就会干得出来琰。

    一把抓住了狗犊子七喜要往自己水帘洞里探去的手腕,柳青青说道:“如果我告诉了你,我岂不是没有利用价值了吗,你不会杀了我吗!”

    七喜嘿嘿一笑,在自己的言语和行动的逼迫下,柳青青的精神终于崩溃了,“我既然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也没再想好过,杀不杀你在与我心情快不快乐,你现在问我这些我也没办法答复你,你只能祈求老天,让我对你不动杀机了!”

    狗犊子七喜的话语,让柳青青感觉到了绝望,可在绝望之中,却偏偏又有那么点希望,一个人在死亡威胁的面前,求生***是巨大的,柳青青害怕了,此刻的她终于感觉到惹了眼前这头野兽另自己有多么的后悔,“其实。。她们并没有离开!”

    从水帘洞里把小母手指拿了出来,狗犊子七喜说道:“哦,那她们在哪?”

    “她们在江北农场!”柳青青说道。

    江北农场,说是农场,但其实是日本人在侵略东北时建立的毒气实验基地,早些年乡政府还把哪里称为革命遗址引人参观,后来来的人听说哪里曾经死过不少的人,而且一听是毒气实验基地,谁心里都存在着忌讳不愿意去,再后来江北农场这个地名就慢慢淡漠在人们的思想之中,若是今天柳青青不提这个地名,狗犊子七喜这辈子都不会想起来光华乡还有这么个地方。

    把无名指从水帘洞里拿出,狗犊子七喜继续的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被关在那里?”

    感觉到水帘洞不在有那种扩疼的感觉了,柳青青说道:“向阳村煤矿马上就要开采了,需要矿工,而张少华跟上海的黑社会有联系,那些在黑社会里犯了事无处可逃的罪犯都被他安顿在哪里,只要煤矿一开采,他们就是不用付报酬的劳动力,而且新开采的煤矿出现事故的几率比较大,就算他们因下井取煤意外死亡公司也不用付给他们家属一分钱。”柳青青说道。

    “这么多亡命徒?张少华就不怕他们在闹出什么事情来吗?”狗犊子七喜倒是佩服损计。

    “不会的,比起被法官判处死刑,能够苟且的活着已经再好不过了,而且张少华还派了许多人看守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出什么事!”柳青青说道。

    “他。妈的,张少华就把我的四个爱女跟这些亡命徒关在一起,这个畜生!”狗犊子七喜恨恨的骂道,想起自己爱女在那狼窝里恐怕贞洁不保,七喜真的很想将张少华剁成肉泥。

    “宝贝,别生气,我相信你有办法救出她们的!”柳青青害怕狗犊子七喜一生气把自己给杀了,伸出那葱白的玉指青青的抚摸着七喜的前胸。

    望着一脸欠干模样的柳青青,狗犊子七喜冷笑道:“那你还不赶紧给我败败火!”

    柳青青甜美的一笑,将七喜的身子慢慢放到在床上,比起被男人折磨,她更加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男人,脱掉了自己凌乱的睡衣,柳青青用皮套将自己的长发挽成了发髻,那S型的火爆身材让狗犊子七喜畜生性子暴涨,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从包里掏出一条红色的纱巾,把一端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成了一个蝴蝶结的模样,把另一端放到了七喜的手里,狗犊子七喜莫名的看着柳青青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柳青青微微一笑,而后像狗一般的爬到了床上,“他们不都叫您狗犊子吗,现在我就是小母狗,你拽一下纱巾!”

    狗犊子七喜明白了,原来柳青青为了取悦自己,将纱巾当成了栓狗的链子,狗犊子七喜七喜青青的拽了拽纱巾,只见柳青青扮出一副可爱模样,压着腰翘着臀,“汪汪”的叫了两声,还装出母狗的模样伸着舌头爬到了七喜身边,舔了舔七喜的脸颊。

    狗犊子七喜平躺着身子,抬手捏着柳青青的肉团,冷冷的表情突然绽放出一种狂野的笑意,“权利=金钱=女人=狗!”这种公式让人完全理解不透,柳青青只想讨好七喜,他也没工夫想七喜说的这些令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对着七喜“汪汪”的叫了两声,千变娇娃柳青青扮演起动物来也有几分形似,“主人,您要让我帮你做什么?”

    “做什么,你看着办!”狗犊子七喜拉了拉丝巾,柳青青的身体不由得摇了摇。

    将狗犊子七喜的衣裤全解,柳青青趴在了七喜的身上,用手把七喜挡在额头前的碎发向上抹了抹,装出了动情的样子看了看那张狗脸,“主人,一路奔波还没洗澡吧,让我用舌头帮你把身子清洗干净吧!”

    柳青青说完,伸出玉舌开始从七喜的额头慢慢往下舔着,一对肉团在身体的移动中若离若贴着七喜的肌肤,给七喜带来了丝丝麻麻的感觉。

    柳青青吸允,舔舐,柳青青对付男人的工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她口里不时的发出“恩,嗯”的声音,令人陶醉。

    尖细的指甲在狗犊子七喜的肌肤上青青的滑动,一种奇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丝丝唾液在狗犊子七喜的皮肤上留下了透明痕迹,狗犊子七喜在享受着这个过程的同时,嘴角挂着微笑道:“女人,这就是你张少华的女人,如今却成了我狗犊子七喜的女人!”不由的将手里的丝巾拉了拉,已经舔舐到狗犊子七喜小腹的柳青青抬起了头,好奇的看了看七喜,“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哈哈,真好使,真他妈爽!继续!”狗犊子七喜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狂野,那么的森宁。

    揉了揉那早已树立起的东西,柳青青说道:“主人,我要让你快乐喽!”

    脑海里突然想到一个名字,狗犊子七喜收住了笑容,“我问你,江小贝呢?”

    表情变得有些愕然,柳青青不知道抽风般的七喜为什么会想到她。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柳青青说道。

    “呵呵,不说是吗!”狗犊子七喜说完,用力一拉丝巾,感觉快要窒息的柳青青迅速的又爬了上来,两人四目相对,中间大概只有十厘米的空隙,柳青青的眼泪含在眼圈,一脸无辜的望着身下的七喜。

    “把眼泪憋回去,滴到我脸上一滴,你就废了!”狗犊子七喜说道。

    自己的眼泪马上就要滴到七喜的脸上了,柳青青“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七喜,我真的不知道江小贝在哪!”

    柳青青越装出可怜的模样,狗犊子七喜就越恨她,站起身把丝巾的一端绑在了床头,双手禁锢着柳青青的螓首靠在墙壁上,重重的扇了柳青青一个嘴巴示意她张开嘴,而后把自己硕大的东西放进了柳青青的嘴里说道:“我的东西这么大,玩起深,喉一定会另你满意的!”

    “呜呜。。七喜我真不知道江小贝在哪!”柳青青含着七喜的东西,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狗犊子七喜听后笑道:“即使你不知道,我也要好好惩罚你,你和张少华狼狈为奸,将我和我的爱女害成了这个下场,以往我狗犊子七喜心软,现在,我怎能饶你!”狗犊子七喜说完,一挺屁股,将自己的东西深入了柳青青喉咙深处。“我,操,真他妈爽!”(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