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310镇江四虎
    秋末的寒风,冰凉刺骨,吹在黎多枝和邵杰那本就衣着单薄的身体上,另他们不听的打着冷颤,李深伸出一根手指伸进水里试探了一下温度又缩了回来,“好凉啊!”

    将这桶冰凉的水抬了起来,举过头顶,他面带顽意的从黎多枝的头部倒了下去,“什么是忠?忠就是一把剑插着心头上,黎多枝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忠!”

    头发,衣服,全身都被冷水淋透,黎多枝紧闭着眼睛,紧咬着银牙,表情十分难看,她强挺着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偶有一阵冷风吹到她身体上时,令她更加的难受。

    “李深,七喜绝对不会饶了你!”一旁的邵杰,见他这么折磨黎多枝,愤怒的呵斥道。

    “哦,小宝贝,我竟然把你给忘了!”放下了水桶,李深掏出手绢擦了擦沾着手上的冰水,他慢悠悠的走到了邵杰面前,看着那张带有几分愤怒的娃娃脸祧。

    伸出一只手指,挑起了邵杰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凑到了能感觉到邵杰呼吸的距离,“宝贝,你不是很能打吗,可现在又怎么样呢?我现在想把你捏圆你就变圆,想把你捏扁你就变扁可是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李深说着,竟然用双手大力的挤压着邵杰的脸颊。

    “呸!”邵杰朝着李深吐了一口口水,身体已经被束缚的她,除了朝李深吐口水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回击方式。

    “啪”抹掉了邵杰的口水,李深狠狠的抽了邵杰一个嘴巴,“要不是等柳青青来折磨你,老子找派人把你俩轮番干一百八十回了,来人,给我往他们的身上浇凉水!”李深失去了兴趣,开始命其他人折磨他们咴。

    。。。。。

    华夏洗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栋空房子,李深在走之前,已经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给遣散了,没有了李深狗犊子七喜也不打算再把华夏洗浴开下去了。

    如今华夏洗浴的办公室里,正坐着乔七喜,唐少,鲁大师三人。

    据三人分析,判断,李深从村里带出来了十几个兄弟,又在开华夏洗浴的时候吸纳了十几个兄弟,他手里应该有三十多人。

    而自己这方满打满算加起来也差不多三十多人,在人数上比较的话,双方的实力应该基本持平,但从个人综合素质上来分析,李深的那帮兄弟要比自己这方人能打,因为他们多数从小都在村里长大,劈柴,挑水,做农活已经锻炼出了他们结实的身体,而自己这方人大多数都是在乡里面长大的,生活水平略微比他们高了一些,耀武扬威的劲头也比他们更胜,但若说起来打架,恐怕自己这方人便不是李深等人的对手了。

    乡派里最能打的算是唐少了,但狗犊子七喜跟他过过手,唐少不是自己的对手,而狗犊子七喜没有跟李深打过架,但可以判断出,他在乡村横行的时候都能当上十几个人的老大,那打架的实力,肯定不在自己之下,要比唐少强。

    “情况不太乐观啊!”鲁大师摇了摇头悠悠的道出了一句。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唐少面带凝重之色,“哎,没办法,我手底下就那么三十多个能打架的兄弟,要是多找些人去起哄,百八十人我都能找到,但他们去又有什么用呢,真正打起来他们就会跑,更涨李深他们村派的气势了!”

    看了看唐少和鲁大师有些难堪的表情,狗犊子七喜笑了笑道:“我看你们还是别去了吧,到了那天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怎么,你想到更好的办法了!”唐少惊奇的看着七喜。

    狗犊子七喜点了点头道:“突然想到的!”拍了拍唐少和鲁大师的肩膀,狗犊子七喜说道:“没事了,等我好消息,回家睡觉!”七喜说完之后,起身走出了屋子。

    看着那悠哉悠哉的背影离开了华夏洗浴,唐少往鲁大师的身边凑了凑问道:“鲁大师,你能比我多了解些七喜,你说,七喜说这事不用咱们管,他能找谁搬些天兵天将!”

    鲁大师看了唐少一眼后摇了摇头,“除了你我,他还能找到谁?只不过他不想连累咱们罢了!”

    回到了寝室,看着昨日还有三张可爱笑脸的屋子,狗犊子七喜的心里生出了一阵莫名的凄凉。

    “乔主任,黎姐姐和邵姐姐找到了吗!”身后传来了柳青青的问话。

    狗犊子七喜心想,找没找到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没有!”七喜摇了摇头。

    “那乔主任,你准备怎么办,要是有需要我柳青青帮忙的地方,您就言语一声!”柳青青想从七喜的嘴里面套出一些事情。

    “怎么办,不知道!”狗犊子七喜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理会柳青青。

    柳青青给七喜关上了灯,一个人无趣的回到了女寝,窗外一丝皎洁的月光印着狗犊子七喜那张坚毅的脸,“黎多枝,邵杰,江小贝,你们还好吗!”

    这一次,狗犊子七喜决定自己单独面对李深,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不想连累唐少和鲁大师,如果唐少和鲁大师二人再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自己的心里面会永远的愧疚,七喜再不想有人为了自己再出事了,他只好选择独自面对。

    他不知道这一次独自去面对李深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一丝侥幸的心里让他有些希望,李深,绝对不敢杀人。

    。。。。

    既不短暂,也不漫长的两天时间,狗犊子七喜没有离开寝室一步,因为他不想再去面对任何的人和事,因为要在面对其他人和事之前,他必须要解决掉李深。

    头一次拿着电熨斗将自己身上这件洗的发白的西服熨烫了一遍,从头到脚的清洗了一番,又给自己的黑皮鞋打上了一层晶亮的鞋油,狗犊子七喜出了门,坐上了一台出租车,直奔着死人沟的方向而去。

    柳青青站在寝室的窗户旁,看着狗犊子七喜离开的身影,她拿着手机跟对方说了一句,“他已经去找你了”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诡异而有些阴深的地名,另不少人都为之胆寒,出租车司机再将七喜放到死人沟的沟口后,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脚踩着干硬的土地朝里面走去,这死人沟跟七喜视乎有着莫名的不解之缘,一米多宽的小路,弥漫着瘴气,瘴气之中带有几分难闻的味道,更给死人沟涂抹上了一种诡异的色彩,有了这层瘴气,狗犊子七喜只能看到前方二十多米的远,他知道死人沟的最里面李深在等着自己,但他却看不到任何人迹。

    “呵呵,说话算话啊!”眼前一小段路的烟雾消失后,狗犊子七喜终于看到了李深的面目。

    他肩膀上扛着一根木棒,面露着狰狞的笑容看着七喜,待他也看清楚了狗犊子七喜是只身前来的时候,脸上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抻着脖子又朝七喜的后方看了看,心中开始泛出了阵阵涟漪。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自己来的!”狗犊子七喜冷冷的道。

    “自己来的?是想跟我火拼?还是想拿百分之四的股权换回你的爱女?”李深冷冷的一笑。

    “既不想给你百分之四的股权,也不想跟你火拼!”狗犊子七喜冷冷的说道。

    听了狗犊子七喜这番华,李深有些莫名奇妙,“那你想死?”

    “恩,你要不敢杀人,就别逞能!”七喜说着,一步步的朝着李深逼去。

    李深见状心里生出了疑惑,看着七喜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他竟然慢慢的朝后退去,他不知道七喜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狗犊子,玩心理战,李深不敢杀你,我镇江四虎的奔雷虎敢杀!”

    这时,从李深身旁的草丛里突然钻出来一个个头约有一米九,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奔雷虎手里拿着砍刀朝着七喜奔来。

    狗肚子七喜一看心里顿时凉了一大截,本乡人好唬住,但看这个人的衣着打扮,就如同电视里演的那种亡命徒一般,自己根本唬不住他,看这个奔雷虎一脸横肉,满身戾气,虎视眈眈的朝着自己奔来,狗犊子七喜连忙捡起地面上的一根木棍。

    “动了老子,你们谁也别想好!”七喜说道。

    奔雷虎哈哈一笑,“臭小子,我奔雷虎纵横上海那么多年,都没事,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