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263湿身李杏
    七喜冷冷的一笑,刹那间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满脸爬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多年的积怨积攒到了一起,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怎么就可能轻易的放过皮村长。

    或许皮村长与张少华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但狗犊子七喜深深的明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个道理,若是他在任由皮村长用着小手段笑伎俩陷害自己的话,说不定那一次,可能自己的就会栽到他的手里。

    “皮村长,你身为一村之长不为百姓着想,成天想着为己谋私,找这游手好闲的人恐吓逼迫良家妇女和你的傻儿子结婚,单凭这一条,我看你怎么和齐乡长交代!”狗犊子七喜手指着皮村长厉声说道,钟宏的声音如雷贯耳。

    这皮村长听了之后自然是吓得一身冷汗,虽然这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他完全相信,自己做的这件事情要是任由狗犊子七喜添油加醋跟乡长那么一说,那也真够自己喝上一壶的。

    皮村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七喜,如今人证物证全在,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为自己辩解了,这皮村长也是个老油条,见事情已经败露,索性他就完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七喜啊,你看啊,我这也是着急给三胖子找媳妇一时犯了糊涂,你皮叔叔年纪也大了,脑袋瓜子也没有以前好使了,这一次你就原谅我吧!”皮村长开始说起了软话扃。

    “哼,我原谅你,那张小花怎么办?你公报私仇给她一个把山楼,我看我倒是要把楼房分配权收回来从新分配一下子了。

    皮村长一听,当下记得从太阳穴往出冒着虚汗,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分配楼房的时候收了别人多少的好处,恐怕七喜再把楼房分配权要回去,别人朝自己要钱。

    “别啊,七喜,大不了我再给张小花分一个楼层好的房子被,你看你皮叔叔都这么大个人了,你就给你皮叔叔一个面子被!”皮村长倒是放下了自己的官架子,主动跟七喜套起近乎了叹。

    “不好使!”七喜想到这皮村长老奸巨猾,能抓到他一个把柄十分的不容易,若这一次自己扳不倒他,下一次想要抓到这样的机会,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狗犊子七喜说完,一甩自己的衣袖就要离开,皮村长连忙上前阻拦,赔礼求饶就差给狗犊子七喜跪下了。

    “老皮,你放开他,我倒是要看看这狗犊子七喜到底敢不敢去告发你!”许久没有发言的李杏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哎呀,你就别给我添乱了,七喜啊,你婶子是个娘们,你可别听她胡说啊!”皮村长解释着。

    听到李杏开口,狗犊子七喜心中突然一紧,想起了一年前得某一个夜晚上皮村长家偷东西的时候,自己还跟李杏暗战了一场,自己的钱包还在李杏的手里面呢,若是这一次真要是去告发皮村长,李杏要是来个鱼死网破,将自己和她那点暧昧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件事情也够自己喝上一壶的。

    正在给七喜赔不是的村长,发现李杏说完话之后七喜的脸上有了变化,心里面也开始泛起了嘀咕。

    狗犊子七喜回头看了看李杏笑了笑,而后走出了皮村长家。

    有些焦急的看着七喜走了出去,皮村长急的直跺脚,他指着李杏开始责备道:“你啊你,败家老娘们,你这次可把这个狗犊子完全得罪了,我这村长要是下了台,以后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李杏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格子衬衫,那高耸的肉团撑着衣服看上去十分的美丽。

    “我说你急啥啊,一会有空,我去见见七喜,我保准他不能把这件事情给捅出去,我可不想以后跟着你喝西北风!”李杏衣服胸有成足的样子。

    “你?你保证他能给你面子?”皮村长半信半疑的问道。

    “他不给我面子,还得想想自己的仕途不是!”李杏说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听的皮村长有些不明白,但是如今这个情况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既然李杏说他可以劝住七喜,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杏的身上了。

    李杏说完之后便拉上了窗帘打开了柜子,拿出了许久之前一个城里的亲戚送给自己的一套衣服。

    蓝底碎花小衫,下面配着一条有些普通的过膝黑色裙子,黑色的高跟皮鞋有些让她穿的不怎么适应,站在地上走了几步还险些摔倒。

    照着镜子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李杏问道:“老皮,咋样,漂亮不?”

    皮村长摸着下巴看着李杏端详了一会说道:“漂亮是漂亮,就是腿显得有些粗了点!”

    “呸,你会不会说人话!”李杏骂了一句皮村长,而后脱了下上了炕,在炕柜里面又翻出了黑色的丝袜,将那卷成一团的丝袜打开后穿在了腿上,又来到了镜子面前看了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嘿嘿,我头一回穿这玩意,没想到,效果还不错!”李杏自言道。

    这李杏本就风韵,外加上换下了平时的衣服这么一打扮,看的皮村长直流口水,若不是他下面那东西不好使,他一定会在现在关上门窗,好好的享受一下李杏的身子。

    从后面一下子将李杏拦腰抱住皮村长说道:“你不会是想色,诱七喜吧,这狗犊子现在身边女人多,个个年轻又漂亮,我看你啊没戏!咱倒是不如想想别的办法吧!”

    其实皮村长认为,要是李杏真能色,诱七喜然后堵住七喜的嘴,对于自己来说也无所谓,这李杏跟自己在一起过着活寡妇一般的日子,有的时候想起来,自己没有尽到一个作为丈夫的责任,也觉着有些对不起她,这皮村长再坏,但是对自己的亲人还是比较好的。

    “你想哪去了?老皮,你这这样我不去了!”李杏佯装着生气的说了皮村长一句。

    “哎!别别,我和你开玩笑的!”皮村长连连讨好道,想来那个为了当官能献妻的二赖子能给皮村长走这么近,看来也是因为两个人性格差不多的原因。

    李杏出了门,穿着有些不太舒服的高跟鞋走着,一扭一扭的,两个屁股蛋在裙子里轮廓分明,看的有些搬家的在她身边路过的男村民们都呆了神。

    李杏十分享受这种目光,因为这种目光证明了自己依然是有姿色的,这些男村民们都热情的跟李杏打着招呼,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在李杏的身上打着转。

    “这村长,真他妈的有艳福,没想到这李杏穿起了城里面女人的衣服,竟然这么好看!”一些村民,在看过李杏之后,暗暗的赞叹着。

    李杏在整个村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七喜的影子,而后经过打听知道七喜去了村南面的小河,那条隐逸的小河自己以前不知道在哪里,但是和香芹一起洗衣服的时候也曾去过,她的脑海之中依稀的记着路线。

    。。。。

    阳光明媚,空气新鲜,狗犊子七喜坐在小河边听着那潺潺的流水声,拿起了一个石头子扔到了河里,看着那溅起的水花河水又恢复了原样,狗犊子七喜感叹道:“时间就像这流水,而我无论能掀起多么大的风浪,也只能想那溅起的水花般,转瞬即逝的便会消失!”

    回想着这一年来自己的经历,狗犊子七喜倒是觉着以前那种优哉游哉的生活也挺有乐趣的吗,只不过自己永远也回不到从前了。

    正当自己触景生情感叹着人生变化之大,变化之快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发出“噗通”一声,这狗犊子七喜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在摔到小河里后挣扎了两下又坐了起来。

    “妈的,谁啊!”七喜想要看个究竟于是沿着小河朝着下面走了过去,小河的水并不深,所以他也不用担心掉进河里的人会被淹死,向上次香芹发生的那种状况,简直比中彩票的几率还要低。

    “哎呀,这不村长夫人吗!”看清楚了坐在河里的那个只将脖子以上露在外面的人后,七喜说道。

    这李杏瞪了一眼七喜道:“狗犊子,还不过来把我拽上去!”

    “呀,村长夫人架子可真大,掉进河里了还得靠别人拽,你自己不会走啊!”狗犊子七喜抱着膀子一副不管的架势。

    “你快过来,我穿的高跟鞋,脚扭了!”原来这李杏为了找七喜,穿着高跟鞋走在小河边的河卵石上面,一个不注意,鞋跟陷进了石头子的缝隙间,自己三扑腾两扑腾的摔到了水里。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狗犊子七喜也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主,害怕河水将自己的裤子沾湿,又因为他早已经和李杏发生过关系,所以索性他就脱掉了裤子放到了岸边,走进了水里。

    狗犊子七喜伸出手示意李杏拉住自己的手,当李杏那被浸透的上半身从水面中露出来的时候,狗犊子七喜,又精虫上脑了!!(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