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250丁媛媛 锁门
    人生总是有千万种的无奈,但人要活,生命还要继续,狗犊子七喜在病床上想了良久,最终等宝来电,话的时候,他告诉宝,先不要将自己的家人接回来了,司徒晴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所以七喜相信自己信任黎多枝没有错,那么多次鉴证告诉过自己,有的时候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也未必是真的,如果黎多枝真背叛自己成为了事实,狗犊子七喜完全会相信自己的大脑会再一次荡机,没有办法,七喜不想让自己的精神崩溃,就要把希望寄托在黎多枝的身上,她希望马上见到黎多枝,又希望永远看不到她,永远相信黎多枝是有难言之隐才骗了自己的地契,而不是去帮助自己的头号大敌,张少华。

    在天空布满了星辰时,丁媛媛再一次到了病房,这一次她懂事了许多,没有一进门就提起黎多枝这个对于七喜来说十分敏感的字眼。

    “乔七喜同志,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有些生疏的话语让七喜知道了丁媛媛这次来的目的。

    他微微扭过了头,看了看英姿飒爽的丁媛媛。

    “配合我们公安机关工作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所以我希望。。。。炱”

    “好了,你别说了,我和你录口供就是了!”七喜摆了摆手,他可不想再让这个女警官和自己纠缠下去。

    一向对自己的职业有抵触情绪的七喜突然这么配合,使得丁媛媛感到有些意外,“额。。。那好吧!”

    脱了病号服,穿上了外衣,七喜跟随着丁媛媛来到了光华乡的派出所,这派出所相当于古代的衙门,进去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阴深,威严之感,若不是这次需要录口供,七喜永远也不想再踏入这里棱。

    站在派出所的门口稍微的顿了顿,七喜便跟在丁媛媛的后面进到了里面。

    一进屋子,七喜就听到了里面有个男人在歇斯底里的大叫,声音听起来还比较熟悉,“谁在叫?”七喜问着丁媛媛。

    “哦,是二赖子,本来应该先送他到看守所,等法院定下罪在给他送往监狱,今天恰巧提审他,又因为所里人少,司机又出公差去了,所以明天才能给他送往看守所!”丁媛媛解释道,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哦!这整个派出所就你自己吗?你不怕他跑出来?”七喜问道。

    丁媛媛笑了笑道:“放心,他在铁凳子上扣着呢,再说还有一层铁门,他怎么会跑出来呢?”

    “哦!”七喜点了点头,但是听着二赖子那杀猪似的叫声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拿出了卷宗,准备好了纸笔,丁媛媛便给七喜录着口供,这狗犊子七喜自然是问什么答什么,他只想录完了口供之后,迅速的离开这里。

    询问时间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将这份口供鲁完的时候已经到了夜晚十点多了,丁媛媛看了看表,自言道:“奇怪,这老王怎么还不回来值班!”

    七喜抬起头看了看丁媛媛有些不安的面色问道:“你们所里男女一起值班?”

    “不是的,女民警不需要值班,我今天是有工作所以才呆这么久的!”丁媛媛解释道。

    “哦,那我想看看二赖子可以不?”七喜提出了要求,录口供的时候,七喜一直听到二赖子的叫喊,他有些好奇。

    有些为难的笑了笑,丁媛媛说道:“按照规定我们这里是不准的!”

    “没事,我就看一会,再说又有铁凳子扣着,还有你这个英明神武的女警官在呢,就通融一下吧!”狗犊子七喜在求人的时候倒是会说些好话。

    稍稍犹豫了一下,丁媛媛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跟着丁媛媛起身到了关押室的门口,丁媛媛拿着钥匙把铁门打开了,狗犊子七喜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臭的味道,这屋子里总是关着罪犯,为防止他们找机会逃跑,这拉撒的问题当然只能让他们远处解决了。

    丁媛媛被这股***臭的味道呛的捂着鼻子,对七喜说道:“七喜,我在门口等你,你快点出来!”

    关上了铁门,丁媛媛从铁门上的观察镜看着门里的情况,这狗犊子七喜看着二赖子,只见这短短的十几天不见,二赖子的头发几乎白了一大半,消瘦的脸庞竟然生出了些许与他这个年龄十分不相称的褶皱,唯独那双眼睛,依然像兽瞳一样,散发着凶猛的寒光。

    见七喜进入了屋子,刚才还是挣扎的二赖子变得冷静了下来,他看到七喜后阴深的冷冷一笑,“哼!狗犊子,你赢了,早知道我就该弄死你!”

    看着这张狰狞的面孔,七喜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抹凄凉,这二赖子好赖不济也是向阳村的人,如今变成了这样,虽然是咎由自取,但七喜心中却生出了几分悲怜。

    成者王侯败者寇,若是二赖子将自己抓到张少华那里,可能如今受折磨的就是自己了,这个残酷的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失败者,但狗犊子七喜,在这一刻却体会颇深。

    或许是从七喜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怜悯的之情,二赖子又冷笑了两声道:“怎么,你是在可怜我吗?我告诉你,我不用,输了就是输了,只不过我当初后悔,后悔为了自己的前途竟然把腊梅推向了火坑,若不然,我现在还在向阳村,跟着我的腊梅过着好日子呢!”二赖子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抬起了头,视乎在憧憬着什么。

    “呵呵,二赖子,我今天来不是嘲讽你,也不是看你笑话,你这一进去没有个十五二十年的也出不来了,在外面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只要我狗犊子七喜能做到的,就一定帮你完成!”七喜讲的是心里话。

    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七喜,二赖子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我同村,因为我小的时候你还给过我一棒烤熟的玉米,够了吗?”七喜说道。

    那兽瞳般的目光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这农村人骨子里本就有着质朴的情愫,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话语,却勾起了二赖子对往日美好的回忆。

    话不在多而在于精,往往最真实的东西,却最能打动人,二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我从小没有父母,在向阳村也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如果可能,你新盖好的楼给我留一间,等将来我出来,我还要回向阳村!”

    “恩,我指定答应你。”七喜点了点头,在这样的氛围中,看着命运即将被审判的二赖子,那往日的仇恨,视乎变得风轻云淡了。

    握了握二赖子扣在铁凳子上的手,七喜说了声“保重”后,便要转身离开,二赖子张开了五指将七喜的手抓住道:“七喜!”

    “还有什么事情?”看着二赖子眼神波动,似有话还要说,七喜问道。

    “张少华利用我和你之间的矛盾想要你的命,他还会利用别人的,你要小心点!”二赖子说道。

    “恩,这个我会小心,你放心!”七喜点了点头。

    “七喜,张少华与光华乡,与向阳村渊源颇深,你一定要注意点你身边的人!”二赖子又提醒道。

    人性本善的一面显现了出来,七喜早已经提防了这一点,但他也知道这一点防不胜防,看二赖子终于醒悟了,七喜的脸也展示出了释然的笑容。

    “放心,我尽量!”七喜笑着说道。

    离开了关押室,狗犊子七喜又在派出所里面站了一会,这一次见二赖子,给自己的触动确实不小,听了听关押室内再没有发出二赖子的叫声,安心的七喜便准备离开这里。

    丁媛媛一见七喜要走,脸上马上表现出了焦虑和不安,她知道这一次给七喜录完了口供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接近七喜了。

    在七喜跟自己告别的时候,丁媛媛在仓促间忽然拉住了七喜的衣角,有些疑惑的七喜转过了头看了看丁媛媛,“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七喜,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望着丁媛媛那灵动的眸子里有几分波动,狗犊子七喜当然知道丁媛媛的心思了,虽然丁媛媛长的挑不出来任何的瑕疵,而且工作又好,但七喜就是对穿这身衣服的女人不感冒。

    他不想给丁媛媛留下任何的希望,这也是对丁媛媛的一种情感保护,轻轻的把自己的衣服拉了回来后,七喜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可能永远都做不了朋友!”

    冷冷的一句话伤寒入骨,看着七喜的背影走出了屋子,丁媛媛的心里面泛起了阵阵的涟漪,他不明白七喜为什么会这么冷落自己,有些无助的她只能默默的留着眼泪,正当丁媛媛准备锁好派出所的门,替那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还没有回来的民警老王值个夜班的时候,却见狗犊子七喜又慌乱的从外面跑了回来。

    “丁媛媛,快锁门!”(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