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97动之以情
    ?月光洒进昏暗的屋子里,照射着七喜整个轮廓,没有开灯的屋子里,显着气氛有些沉重。网

    宝有些纳闷的看着站在窗台边一言不发的七喜问道:“七喜哥,你不是要和我研究夜总会女孩的事儿吗!你快说啊,完事我要回去看我妈。”

    “不必了”七喜的声音有些严肃,严肃的让宝觉着此刻站在窗台边上的人,不像是七喜本人似的。

    “哦!那我去看我妈了。”宝挠了挠全是问号的脑袋,感觉七喜有些莫名其妙。

    “我说不必去看你妈了。”七喜说道腼。

    “什么?七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宝瞪着眼睛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那站在窗台边眼望着窗外的身影慢慢转身,形如鬼魅的一步步走向宝,待那张脸贴到与宝能感受到呼吸的距离时,七喜小声说道:“宝,别激动,你妈已经被我接走了”

    借着月光的亮度宝看着那张严肃而坚毅的脸庞,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除了会吃喝玩乐的七喜,竟然是一个这么深不可测的人揍。

    “七喜哥,我不激动,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把我妈接走是因为什么?”宝强压着心里激动的心情,聪明的脑袋时刻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要大喊乱叫,宝跟了柴老大这么久,经验相当的丰富,这个给自己感觉突然有些陌生的男人,手握自己母亲的安全,他要干什么自己还不知道。

    “我要你帮我和黎多枝顺利的离开上海!”七喜说道。

    “啊!”

    宝不可置信的看着七喜,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七喜竟然有这种想法,几分钟前的他还一直认为,狗犊子七喜天天吃喝玩乐,早已经乐不思蜀了呢。

    “七喜哥,你认为有可能吗?”宝问道。

    如今的七喜被张少华的人和柴老大的人监控着,就算七喜挟持着宝的娘让宝帮助他和黎多枝逃脱,宝也认为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再说如果宝要是帮助七喜逃脱了,那自己的老大和张少华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七喜笑了笑,宝只能看清楚月光照射下七喜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宝,不管有没有这个可能,我都要试验一下,唯独感觉不好意思的一点就是要把你拉下水了。”

    宝听了七喜的话心里面这个气啊,他心道:“你做的做出来了,把我娘也给虏走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宝有些无奈,此刻的他以前完全明白了张少华为什么会这么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七喜,也明白了凭七喜一个小小农民身份,为何能跟一个商业巨鳄成为对手,那深不可测的心里,和能力极强的表演天赋,让宝感觉自己这点小小的城府,连七喜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

    宝是一个孝子,更是一个聪明的人,母亲在七喜的手里,他拿七喜没有任何办法。

    “七喜哥,你这是要断我生路啊”想到了七喜提出那个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在七喜的手里,宝有些无奈,眼下他只有装成可怜之状让七喜高抬贵手放自己母亲一马。

    狗犊子七喜的心哪那么容易被感化,他见宝有些痛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宝,我七喜不是跟你吹,只要你帮助我和黎多枝顺利的离开上海我向你保证,我给你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好上十倍!”

    七喜的话让宝有些心动,同时他也相信七喜绝对有这个能力,因为他心里清楚,张少华这个商业巨鳄根本看不上一些小鱼小虾。七喜手中一定掌握着巨大的财富,或者掌握着非常有价值能让张少华瞧得上眼的秘密。

    宝的心里有些动摇了,自己的母亲还在七喜的手里,而且七喜平时也对自己不错,现在又开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这样的条件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比整天跟在柴老大后面当个马仔等到年龄大了被柴少随便找个理由一脚踢开要强上百倍,但宝心里却始终顾及着一点就是如果事情败露了,那自己这条小命可就搭进去了。

    想到了这里,宝有些为难,七喜知道这事不能让宝马上做出选择,他对宝轻轻说道:“宝,我不想为难你,但我也是逼不得已,没有办法,你好好想想吧!

    七喜将宝送了出去,为了不引起怀疑,狗犊子七喜在出门的时候还与宝打着哈哈,其表演能力,不亚于当代影帝,宝没办法自然是附和着七喜,只不过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宝的脸上有几分愁容。

    看了看一脸冷酷无情的邵杰,七喜为难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逃跑计划之中邵杰是一个重要人物如何去打动她让她主动帮助自己是一个难点,没有办法,七喜又想救人又想逃跑,所以必须浇尽脑汁去想一切办法。

    “妈的,怎么办呢!”狗犊子七喜心里面琢磨着。

    回到了屋子里,七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办法,自己早已经给邵杰留下了一个臭不要脸又无耻的印象,若不是自己忽悠邵杰怀了自己的孩子,恐怕邵杰早已经把自己打成肉饼。想着想着,七喜突然发现邵杰有一个柔弱之处,“邵杰既然那么注重肚子里的孩子,那么我就要从孩子下手。”想到了这里,狗犊子七喜一笑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整间屋子里的四个人,只有七喜和司机睡着了。

    宝有了心事,脑袋里一直琢磨着到底该如何决定这事,邵杰认为自己怀了七喜的孩子,已经好些天没有睡好觉了,她一想起那个卑鄙无耻的脸,用那奸诈恶劣的手段得到了自己的身子让自己怀了孕,心里面就恨不得将七喜大卸八块,但一想到那个男人,没有像前男友那样无情的要求自己打掉孩子不管孩子,而是说出想让孩子将来见到爸爸,她又觉着七喜是一个负责的男人,邵杰对七喜的感觉总是充满矛盾的,就像七喜给自己喝了催情药时药力发作了一样,她既不想让七喜占了她的身子,又急切的渴望和七喜做那件事情。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七喜早早起床,便把其他三个人都叫了起来,他见宝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就知道宝肯定是为了昨天晚上自己和他说过的事情没睡好觉,七喜给宝倒了一杯水推到他的面前表现出了关心,他也知道宝是个孝子,肯定不会把自己想逃跑的事情告诉自己的老大,所以在接走了宝的母亲之后,对宝也没有任何顾忌了。

    三个人被七喜叫了起来,七喜催着他们洗漱,而后待四个人都整理好之后,便下了楼。

    “购物”车在发动时七喜说出了今天的计划,让听到这个词的司机脑门瞬间滑下了几道黑线,上一次七喜购物就把自己和宝累的跟孙子一样,这一次恐怕历史又会从演,心里有了压力汽车轮子的转动速度也慢了起来。狗犊子七喜在车后座又是唉声又是叹气的,只听的邵杰心烦意乱。

    到了商场几个人陪同七喜下了车,七喜不去找那些高档商品,不去看那些价格昂贵的衣裤,却偏偏来到了婴儿用品专卖区,几个人不解的跟着七喜,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七喜摇着头,叹着气,面带哀伤的拿着一件件精美的婴儿服装就往司机手里塞,边塞口中边说道:“哎!恐怕这辈子咱爷俩都没机会见面了,你要是女孩你一定要长的和你妈妈一样,像洋娃娃似的那么可爱,你要是男孩你也要像你妈妈一样,千万别像你爹。”七喜念叨这些,邵杰自然是听的明白,她默不作声的跟随着七喜,那颗还有几分软弱的心正在不知不觉进入七喜的圈套。

    来到了玩具区七喜又将一大堆洋娃娃和手枪汽车之类的玩具塞到了宝的手里,“哎,爸爸是见不到你了,只能给你买些玩具,不知道你出生长到会玩这些玩具得时候,这些玩具过时没过时。”七喜说着,还挤出了几滴眼泪。他偷偷的看着看着邵杰那脸上有了几分动容后,挤出的眼泪更多了。

    这又是玩具又是衣服又是婴儿床的买了一堆,又把司机和宝折腾了好几个来回,临出商场的时候七喜还拿了好几袋奶粉,故意大声说:“你妈奶水要是不够用,就喝爸爸给你买的奶粉。”让邵杰听到。

    车子开回了酒店,宝和司机龇牙咧嘴的拿着这些这些玩具上上下下的搬运着,七喜趁着宝和司机下去取东西的时候,来到了邵杰的身边,他神情款款的对邵杰说道:“邵杰,对不起!”

    邵杰将头转到了一边,他不想听七喜在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七喜说的话是真是假,毕竟两个人实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

    “妈的,真难说服她啊!”开始在商场还以为邵杰心动的七喜见现在邵杰竟然连一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心里暗暗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