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失败的会议
    乡野多娇,失败的会议

    花落晚知道,十七皇子不过是一时气愤,但是他此刻驳了太后的意思,坚持要为自己讨个说法,实在不是明智之举。1

    果然,太后沉声说道:“十七皇子擅闯禁宫,虽说是事出有因,但必须得罚,才不辱没我皇家规矩。”说着,眸光微扬,道,“便就罚十七皇子禁足寝宫,罚抄经文一百遍。”

    “太后……”龙柒还想说什么,却被太后喝斥住,她转而看向花落晚,道:“和安郡主既然已是待嫁之身,应当好好在府上准备才是,这皇宫……你日后还是少些进来。”

    花落晚深知,太后是故意这样做,好断绝她与龙柒之间的联系。

    想到这里,她眸色一黯,丽妃暗地使坏,只为达到这种目的吗榛?

    她悄然朝丽妃望去,却从那张端庄温婉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神色来。她暗自思忖,只怕丽妃此番是别有用心。

    听见落晚待嫁,十七皇子心中自是不快。他暗自握拳,太后的提醒再明显不过,可是,若是没有和亲一事,他必定能得到她。所以,只要月黎不存在,那么……

    他的眸子闪现过一丝杀机,却听花落晚突然说道:“太后,落晚有一不情之请。颐”

    “何事?”太后扬眉,俨然没有想过,这花落晚受罚不仅不惧,反而一脸从容不迫地与她对话,不免对这样的女子有些好奇起来。

    花落晚盈盈笑道:“听闻隐月山爆发山洪,祸及千众百姓,此间已是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月国听闻我国灾情,特派使者送来救济金数万金,更是承诺三年内不攻我大诃。陛下因此承诺将质子月黎送回,并让落晚以郡主之身下嫁,以示我大诃友好之意。”花落晚说的这些正是她和亲真相,太后原以为她不过是个深居后宅的侯府千金,竟不想她看得这般通透。便听花落晚继续说道,“落晚认为,陛下应当尽早将月国二皇子送回,以承应天意,显我大诃皇恩浩荡。”

    太后闻言先是眸色一黯,一个小小庶女竟然妄议政事,她不免有些恼怒:“放肆!皇上之意岂容你随意揣摩?”

    花落晚面无惧意,从容不迫道:“太后,月国此番示好,难保不是为刺探我大诃内情,若我们将质子押留滞后,会显得我国当真因灾情而导致国虚兵弱。1月国被我大诃强压数十载,若真有意向攻打,自然不会顾及到一个自小就被押制在大诃十年的小小皇子。当然,以我国现今的实力自然不惧,但是天灾人祸齐聚,难保月国之后不会有其他国家坐收渔翁之利。”说完这些,花落晚朗声说道,“还请太后三思!”

    太后原本极是恼怒,但听花落晚说完,却是陷入一片沉思。掐在此时,被婉贵妃悄然差人请来的皇上正好听到这番话,他眉头微皱,却不得不承认,花落晚所言不假。他迟迟不肯放月黎归国,正是顾虑到这点。

    便就在太后开口之前,皇上走到人前,赫然问道:“那以你之见,应当如何是好?”

    众人这才发现,连连跪了一地,高呼皇上万岁。

    花落晚低垂着脑袋,俯身跪地,显得十分诚惶诚恐。皇上示意众人起身,目光直视花落晚,问道:“继续你方才所说。”

    花落晚这才起身,说道:“以落晚愚见,应当大大方方将质子送回,并以厚礼回赠,接下月国停战协议,以显我大诃皇恩。如此一来,定会给那月国我大诃强健富庶之错觉,又得质子回归,两年之内,他们定然不敢轻易冒犯。”

    闻言,皇上皱眉思索,目光却如鹰一般看向花落晚:“这是招陷棋。”

    “皇上。”花落晚抬眸,直视皇帝,却是不畏不惧,赫然说道,“兵不厌诈。”

    这是兵家常招,花落晚一语道出,却令皇帝勃然大笑起来:“好!朕便应你的兵不厌诈,那你说,何时才是最好契机?”

    “此刻修书月国,快马加鞭也至少一个月。落晚以为,下月初八最合适不过。”她面色平静地给出建议。

    一旁十七皇子闻言却是面色煞白,不可置信地看向花落晚。便听皇上问道:“质子回国,你作为和亲人选自当跟随,你便不怕?”

    “既然落晚命该如此,又有何惧?”她面色平静,当真是一点惧意都没有。

    皇帝赞赏地点点头,应道:“好,朕便依你所言,让你风风光光地嫁去月国!”

    “多谢皇上。”花落晚伏地,掩去她瞳眸中所有神伤,衣袖下,一双素手却早已被汗水浸透。

    这招险棋,于她来说,却只是个开始……

    十七皇子一直将花落晚送到皇宫门口,冷风拂过,他却是面色一片苍白。他静静望着花落晚,试图将她看破,可是她却是一脸平静,静得仿若下一秒就会消散在风中一般。

    他突然就冷笑起来,带着一丝戏谑、一丝绝望:“你当真决定要去和亲?”

    “当着圣上的面,岂会有假?”花落晚抬眸,黑白分明的瞳孔,不带丝毫感情道。

    这一刻,龙柒突然就明白起来。他从不曾将这个女子看破,他以为,纵然她现在不喜欢他,将来也一定会被她所感动。可是这一刻,面对这样冷漠的一张容颜,他突然就懂了。

    这个女子,宁愿远嫁和亲,也不愿正视他的真心。无论他做多少,她都不会看到。

    他轻笑出声来,音色清脆而苍凉,冷风掀起他的衣袂,竟显得无比寂寥。原本温情的瞳孔竟生生变得冷漠起来,他问道:“既然如此,你我的盟约可还作数?”

    “自然作数。”花落晚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不冷不热道,“在龙烨死之前,你我的盟约依旧作数。”

    纵然仅剩下一个月,那些该死之人,她必不会留着!

    看着这样的花落晚,龙柒突然觉得。这样一个冷情冷心的人,便是想让她如龙烨这般恨着都是极难。她的身上有着太多谜点,让他一味好奇,一味去探究,直到深陷其中。便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将他的计划、他的人生搅得一团乱。

    他按按握紧拳头,几近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神色平静道:“你若还记得盟约这回事,那便就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终究是有所牵扯。”他唇角突然就生出一丝邪魅,好似那冬日里盛开的雪梅一般傲然风中,“花落晚,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无法将我甩开。”哪怕是恨,也要恨到骨子里!

    听到这样一句话,花落晚心下一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唇边轻笑,淡然道:“殿下纵然不说,落晚也明白。”语毕,她已踩着木凳上了马车,在车帘即将放下来的时候说道,“提醒一下殿下,鱼和熊掌向来不可兼得。”

    语毕,便就吩咐车夫驾马离去。冷风拂过,龙柒面色一阵苍白。

    花落晚,你便这么不愿给我机会吗?

    她将他的心看得真切,却是将自己藏的极深。如此一来,怎么公平?

    可是,他却忘记,他与她之间,从一开始便就没有公平一说……

    马车上,花落晚握紧手心的玉佩,龙柒的事她丝毫不会担心。她知晓,那人不过是想给自己的罪行找个借口而已,喜欢她?却也不过是在登上皇位之后,将她推至刀尖上顶罪而已。那样冷情冷心的十七皇子,又如何懂得真心?

    她现在所顾虑的,却是那流云殿中的兽人。皇宫内院怎可能有兽人存在?且看他那神情,似乎很惧怕这块玉佩。玉佩是花思穆的母亲留给他的,那兽人与穆倾之间又有何关联?这一切都如同一个谜团,叫她百思不得其解。

    花思穆身边拥有一群神秘的暗卫,便连侍剑都来历不明,还有当日他们被绑架之时,他竟能轻易摆脱钳制带她离开。这一刻,花落晚无比想要知道,隐藏在他身上的究竟是怎样的秘密?

    *

    求求: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揭晓残哥哥的真身阿喂!

    编辑:你的意外好多的,不可信!

    求求:TAT我只是这两天更晚了,别这样不信任我……

    编辑:有本事你就准点更新啊!

    求求:准点晚上更新行不?

    编辑:滚粗!!!

    <......(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