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把柄在手
    乡野多娇,把柄在手

    夏日的枯燥闷热让七喜的心情有些烦躁,他光着身子躺在河边的水洼里只露出了一个脑袋,静静的等着太阳下山。爱夹答列

    清凉的河水在自己的肌肤上漫过使七喜十分的清醒,虽然回到村子里之后艳遇不断,乐趣多多,但是七喜明白,这些快乐只是暂时的。

    七喜在大城市呆过,也曾和班上相对比较有钱的同学混过几次酒吧,住过几次宾馆,他体验那种生活,远比自己躺在仓房的木板床上备受蚊虫叮咬要舒服的多。或许有钱不一定幸福,但是有钱却一定快乐。他明白一无背景二无财力的自己,想要活的舒服点,就要靠自己去奋斗。

    眼睛微眯着与强烈的阳光对抗,七喜一下子从河水中站了起来,剔透晶莹的水滴从他健康壮硕的身体向下滑落,七喜突然张开双臂摆出了一个强壮的姿势喊道:“我要让所有人都瞧得起我!”

    良久后,他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个脑袋里全是歪点子坏主意的七喜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谁瞧不起我,我就上谁姑娘,勾,引谁老婆!这是必须的!”

    来到岸边借助阳光晒干了自己的身体,穿好了衣服,七喜沿着小路朝着村部卫生所走去。

    “咦,村长上午不是来换过药了吗!”

    远远的,七喜看见了卫生所里,村长正叼着烟,和尚静文在谈论着什么,时不时的还皱着眉头,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

    “老色鬼,平时一年都不来村部一回,自从来个尚静文你他娘的倒是来的勤了,我倒是要听听你们聊些什么!”七喜心中暗想到,而后悄悄到绕到了村部后,沿着墙角来到了窗下。爱夹答列

    “皮叔叔,这里环境不好,晚上蚊子多还闹鬼,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了,那个下乡实践证明,不也就是您一抬笔一签字的事吗,您就给我签了好不好!”尚静文发着嗲,挽着村长的胳膊轻轻的摇着,那模样就好像只要皮村长签字,自己马上就会脱光衣服乖乖躺在床上任由村长肆意揉搓一般。

    “哎,小文啊,这事我也想过,但你舅舅好不容易为你在县里争取到一个下乡实践名额,这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等着你犯错误,我也不想你在我这里出了什么岔子,外一上头来检查,你不在,那你这工作的事情也就泡汤了,到时候我也不好和你舅舅交代。再说现在大学不包分配,你拿到了这个下乡实践证明就相当于有了正式工作,忍几个月,以后回到城里在医院的科室一呆,按月领工资,不比那些上完大学还没事做的二混子强多了?”

    “二混子?你倒是挺会比方。看我这个二混子以后怎么收拾你。”躲在窗外的七喜咬了咬牙。

    七喜明白了,原来尚静文委身在这里就是为了在档案里有一个下乡实践经验的证明,以后回到城里有一个正式工作。这县里的好政策普通百姓根本就不知道,如今的村干部也都学会“开后门”了,怪不得李家村和向阳村是两个贫困村,干部都中饱私囊,根本不想怎么带村民脱贫致富。

    虽然十分的不情愿,但是尚静文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她嘟着嘴有些委屈的看着皮村长。

    村长露出了怜人的笑容,并以一个长辈的姿态摸了摸尚静文嫩白的脸蛋,但不难看出这个老家伙在趁机揩油,“忍几个月就过去了,名额来之不易!我先回去给三胖子做饭了。”

    听到村长要走,七喜赶紧躲了起来,待村长走了之后,七喜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屋子里。

    尚静文一脸怨气的坐在凳子上,见七喜进屋理都没理。

    见尚静文连礼貌性的招呼也不打,七喜进屋之后直接躺在了尚静文那铺着卡通人物的小床上。

    “起来,这是我的床!”

    见七喜有些行为有些放肆,尚静文突然大叫道,像是把怨气全部发泄到七喜的身上。

    不屑的看了尚静文一眼,七喜并没有起床,如今尚静文有太多的事要求自己,有太多的把柄攥在自己的手中,这表面歇斯底里的大喊,在七喜看来却是那么的无力。

    见七喜无动于衷,尚静文竟然来到床边撕扯着七喜,质量本就不好的衣服本撕开了几个口子,同时尚静文那长长的指甲也毫不留情的嵌入七喜的肉里。

    “厌恶!势力眼”

    尚静文这么野蛮的行为,令七喜心里生出了这两个词。

    “行了,我起来!”实在有些受不了尚静文的行为,七喜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滚,滚出我的屋子,我不用你陪我!”见七喜起来后,尚静文大口喘着气,xiōng部一起一伏的骂道。

    摸了摸被指甲盖划破的皮肤,七喜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今天你要让我走出这个屋子,以后求我我也不会回来!”

    “滚,谁会求你,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尚静文依然骂着。

    “别求我!明天我倒是要上县里问问,那个下乡实践名额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普通老百姓没有一个人知道!”七喜扔下了这句话,大步流星的走出屋子,现在的尚静文实在是不能让他再联想翩翩,任谁在发脾气的时候也不会想那么多风流的事情。

    “你回来!”

    七喜的这句话,让尚静文的心里重重的一颤,她明白,如果因为自己耍脾气而丢了工作就太不值得了,再说,要是七喜真的去了县里举报了这件事情,那对自己的舅舅还有村长的仕途都会有很大的影响。

    见七喜没有搭理自己,尚静文匆忙的跑了出去,她一下抓住了七喜的手,在自己掌心轻轻的抚摸着。

    痒痒的感觉瞬间麻木了七喜的整个神经中枢以及思想,七喜停下了脚步,看着眼波柔情似水的尚静文。

    “七喜哥,我错了,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你就原谅我吧!”银铃般的声音让七喜感觉到尚静文演技高超,先前还像是发疯的巫婆,但在几秒之间却有变成了娇弱的公主。

    心里重重的骂了一句自己“狗改不了吃屎!”七喜的脸上又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