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两排伶俐齿 三寸不烂舌
    乡野多娇,两排伶俐齿 三寸不烂舌

    李寡妇虽然刚刚和七喜大战了几百回合,但是那她很久没有被男人亲泽过的身体就像是久在阳光之下暴晒的枯井,无论谁来浇灌她都会盈盈相接。爱夹答列

    如恶狼捕食般的村长一把将李寡妇按倒在炕上,眼光溜过炕梢,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黑色的钱包,想起自己没有用钱包的习惯,心里产生了疑惑,刚要伸手拿钱包去翻钱包里面物品的时候,李寡妇突然用那玉葱般的手指扳过了村长的脸庞。

    “死鬼,想什么呢,看看我,美不美!”几句撩人心弦的话,令村长的脑袋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干!”这个字。

    望着眼如秋水,唇如红樱的李寡妇,村长连连说了几个美字,而后在李寡妇的身上开始“折腾了起来!”

    “关灯!”

    “好好。”村长猴急的爬了起来关上了灯,这个时候的村长,可能李寡妇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

    心里如小兔子一般乱跳的七喜,走在一个人都没有的乡间大路上,他坎坷不安的原因正是自己那视如生命的黑色钱包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那是上大学时自己唯一爱过的女孩,陈思影亲手买个自己的,钱包里面还装着自己与陈思影的一张合照。

    “哎!他娘的被李寡妇那个娘们骗了不说,还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丢了,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的修理修理她!”一天之内打了村长的儿子,玩了村长老婆的七喜竟然一点都没有负罪感,这个头脑灵活而又机敏的家伙,着实让人怀疑他的脑袋里到底有没有道德底线这四个字的概念。

    回到自己家中,探着头看了看屋子内,见父母早已经睡去,七喜又进了仓房,想着今天发生的林林总总事情,想着与那个直到完事之后还没真正见过面的李寡妇,七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要是村长明天来找我麻烦,我坚决不能承认是我教唆三胖子打他的,然后我就反咬一口,说三胖子嫌我不和他玩,扬言说要报复我,没想到却玩了这么一个狠招,到时候再把大春拉出来作证,三胖子定然说不过我,村长只能把话憋进肚子里!”

    想到了应对的法子,七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怪笑,脱了自己的衣服裤子安然睡去。爱夹答列

    乡村的夜晚,总是既宁静又安详,青蛙在池塘鸣叫,昆虫在林间唱歌,像是在演奏美妙的音乐。

    此刻,村长家的西屋,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叹,村长在与李寡妇办事的时候,下面的东西总是不给力,即使李寡妇千娇百媚的迎合帮助,可村长那东西依然挺不起来。

    “哎!杏啊,要不我们睡觉吧,等过两天我上乡里的医院看看!”村长一脸苦水,眼看身边美美白白的李杏早已经属于了自己,但是却真正的得不到。

    同样无奈的李杏脸上却带有一种失望,自己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能使村长挺拔起来,没有办法她只能安慰着村长道:“别灰心,去看看,看看就好了!”

    村长无奈的在李杏的身边睡去,一只手伸进李杏的衣服里上下乱摸。

    李杏摸索着,将那黑色的钱包放到了枕头下,心有不甘的转身睡去。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了这个安详的小村子,七喜便已经醒来,他从村头走到了村尾,视乎在看着这个村庄到底缺少着什么。

    “哟!七喜这么早就起来了!”

    “喜子啊!过几天我儿子结婚,帮我写点那叫什么邀请函,没办法现在城里都时兴这玩意,咱也得与时俱进不是!”勤劳的乡民们与七喜热情的打着招呼。

    “七喜,七喜!”

    正当七喜寻思着能在家乡这片土地干点什么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母亲的呼唤。

    “啊!娘?怎么了!”

    七喜的娘跑到了他的身边,双手拄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快,村长找你!”

    “老东西,这么快就找我了!”七喜心里暗骂。脸上却笑盈盈的对自己母亲说道:“好了,知道了娘!”

    村长找七喜,七喜定然知道事情不妙,但是七喜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要是逼到最后一步,自己就把村长金屋藏娇的事情全部说出去,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他是一村之长,而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农民,这种身份上的差距,倒是让七喜觉着占尽了优势。

    “村长,您找我?”

    用一根树枝当骨头骗过了大黄狗,七喜进ru了村长家。

    早已经没有李寡妇身影的屋子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村长坐在炕上嘴里抽着香烟,瞪了七喜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

    “村长,啥事啊?”七喜继续问道。

    “啥事!你说你大学毕业回来,到底为村里干了些什么好事!不是今天去河里抓鱼就是明天和邻村打架,村子里把你培养成大学生不容易,难道你大学四年就学了这些?”

    “我呸!我上大学我家欠了一屁股外债,和村里有什么关系,老东西明明是想出昨天那口恶气,但是却把私人恩怨转变成了公怨,真够狡猾的!”七喜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却不敢直接这么说,毕竟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地步。

    他假装憨厚的嘿嘿一笑道“村长啊,我感谢您对我栽培,我也一直在考察村里的项目,但苦于没有经费和施展的平台,要不,您先把今年的土地补贴金给我,作为我创业的资本?”

    “七喜啊,大学四年你真是啥都没学到,你这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工夫倒是有长进!补贴金还没发,我问你,昨天三胖子拿弹弓射我,是不是你让的!他可都和我说了!你得说实话。”村长嘴上没讨到便宜,气的鼻子歪了歪。

    七喜佯装着无辜,拍了拍大腿说道:“呦呦呦!村长大人真是冤枉死我了,三胖子表面和你装傻,其实他鬼点子最多,你看不见的时候,他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昨天就是因为想吃我家老母鸡我没给他去抓他就想出这么一个又狠又阴的招来害我,有大春可以作证,再说了村长的儿子智商能低吗!”

    七喜这一顿胡说八道外加扣帽子倒是让村长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要是真的把三胖子拉出来对质,他也不敢保证三胖子会不会被七喜的三言两语忽悠的找不到北,毕竟七喜都能把三胖子忽悠的拿弹弓射他老子,村长对七喜还是心有余悸的。

    想到这里,村长摆了摆手说道:“小子,要是我查清楚这事是你做的,我一定饶不了你!”

    “肯定不是我!”七喜说这话时,竟然有着一股浩然之气。

    “走吧,兔崽子!”

    “再见!”

    听到村长让自己离开,七喜三步两步便窜到了门外。

    躲在里屋掀起遮门布帘目睹全过程的李杏,妩媚的眸子闪过一丝哀怨,她手拿着七喜黑色钱包里的照片喃喃说道:“这小子,竟然又骗我!看我不废了你。”

    <......(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