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懂事的李寡妇
    乡野多娇,懂事的李寡妇

    目送着香芹离开,七喜回头一把拉住正扇的过瘾的大春说:“别打了,别被他那个村长爹看出来了!”|

    再一看三胖子,七喜挠了挠头,那肥肿的脸蛋让七喜觉着他说这句话有点晚了。爱夹答列

    没办法,为了不让三胖子那个当村长的爹发现,七喜只能硬拉着三胖子来到自己家,从下午聊到了晚上,七喜的父母从地里回来看到了三胖子,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是从父母那诧异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来他们确实有话想问。

    村长的儿子来自己家吃饭,七喜的父母热心的为三胖子多加了一个菜,炒鸡蛋,三胖子边吃着边说着“还是自己家的猪头肉好吃!”搞得七喜的父母觉着照顾不周。

    夜幕降临了,村子里的家家户户开始点起了灯火,大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好不容易挨到了这个时候,看了看脸稍微消肿的三胖子,七喜对三胖子说道:“你回家吧!”

    三胖子手里攥着弹弓,疑问着:“还没射我爹呢!”

    七喜只想着怎么能让村长别发现自己儿子被打,这件事自己倒是忘了。

    看了看三胖子,七喜脸上露出了怪笑,心想道:“每次乡里面发土地补贴金你爹都攥着不给,非等到乡亲们拿着大包小礼的送上门他才端着架子慢吞吞的发放,你要射你爹,我就成全你,也正好给乡亲们报仇!”

    拉着三胖子偷偷的爬上了红砖砌成的约有一米半高的围墙,三胖子趴在自己家的围墙上,一面示意自己家的大黄狗不要乱叫,一面看着三间大瓦房内唯一亮着灯的西屋,此时村长正在灯泡下来回踱着步子不知道想些什么。爱夹答列

    三胖子一生下来就死了娘,两个姐姐如今已经在镇上工作了,这三间大瓦房只有他们父子二人住,听说村长要在三胖子结婚后娶张家村那个白嫩嫩的李寡妇,可能在镇上为三胖子买房的目的就是让三胖子倒地方。

    “三胖子,射!”看到村长正把头伸出窗子吐痰这个最佳时机,七喜紧忙提醒着三胖子。

    “哎呀,那个狗niáng养的拿石头子打我!”随着弹弓石子射出正中村长脑门,七喜露出一脸坏笑小声说道:“三胖子,快跑!”

    说完后,七喜跳下墙,再一看三胖子这个没头没脑的呆瓜竟然手拿弹弓翻进了院子里,被正从门里出来的村长逮个正着。

    “傻,B”七喜蹲着身子,顺着墙沿溜了出来,心想道:“这三胖子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全跟他爹交代了,连自己的父母都得受连累!”

    想到了这里,七喜没有着急回家,他躲在一棵杨树的后面,静静的看着村长家的变化。

    只见村长回屋子里取了一件长袖衣服,捂着起了个大包的额头,边拉着三胖子,边咒骂着。

    村长拉着三胖子,出门向南走去,看这路线七喜知道村长这是要去张家村的卫生站。

    见村长走远,七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为防止惊动前院的大黄狗,七喜来到村长家房后,将窗户轻轻一拉,没有锁住的窗户便开了,他蹑手蹑脚的跳了进去,心想着找到村长故意拖欠土地补贴金不给的证据,这样一来,握住了村长的把柄,他也不敢为难自己的父母了。

    屋子内一片漆黑,七喜只能用手试探着摸索,待摸到西屋的炕沿时,自己却被一只嫩手拉住了。

    “死鬼,这么快就回来啦?还鬼鬼祟祟的,再过不久我就是的人了,至于这样吗!”

    “我,操,金屋藏娇!”

    听着一个妇女娇滴滴的声音,七喜如木雕般的保持着造型。

    “愣着干嘛啊!快上来啊,老娘等不及了!”从话语之中七喜可以确定躺在炕上的就是那个风韵成熟的李寡妇,可能是由于村长实在忍不住了,所以把李寡妇接来偷腥!

    七喜此刻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李寡妇躺在炕上一把抓住了七喜的手就往自己衣服里面塞。

    嫩滑的感觉瞬间传遍了七喜身上每一处末梢神经,当他的手接触到那团又圆有挺的山峰时,七喜的心里防线彻底的崩溃了,来不及拖鞋,七喜一下上了炕骑在了李寡妇的身上,他疯狂的扯掉了李寡妇身上所有的衣物,一头埋在了那饱满高song的双峰间,伴随着李寡妇声声娇喘,“来呀,快呀!”

    七喜下面那根肉bàng瞬间bó起,李寡妇配合着脱掉了三角内裤,肉bàng一气灌入,溅出了点点水花。

    “水真多啊!”

    七喜在趴在李寡妇身上来回的抽,插着,同时两只手疯狂的揉nīe着李寡妇的双峰,伴随着李寡妇由小到大,由慢到快的浪叫,七喜只感觉到浑身打了个颤,下面那个东西一泄如洪。

    “啊!啊!”正要达到高,潮的李寡妇感觉到七喜下面的东西忽然软了下来,嗲声嗲气的说了一句“再坚持一会啊!”

    或许是因为这句话强烈的撼动了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或许是因为七喜真的好久都没有尝到销hún的滋味了。

    听到了李寡妇这句话,七喜投入的开始亲吻着李寡妇的肌肤,李寡妇已经明白了躺在她肚皮上的男人想要梅开二度。娇笑了一声吼,将手伸进被窝,开始抚摸揉搓着七喜下面的肉bàng。

    “真懂配合!”

    七喜心中暗道,同时下面的肉bàng在李寡妇的抚摸下又一次被唤醒。伸手摸了摸李寡妇下面已经快要形成水流的私,处。

    而后七喜将胯下之物又一次的抵入。

    这场暗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是都让双方在肉tǐ上得到了最舒服的满足,李寡妇的叫声越来越大,同时嘴里说着“来啊,快啊!马上了!”

    七喜一把捂住了李寡妇的嘴,同时加快了下面抽拉的速度,感受到了李寡妇拼力的挣扎,身体不停的抽dong,七喜同时也达到了巅峰。

    一场堪称完美的“战斗”在双方都十分满意的状态下结束,没了畜生性子的七喜一下子想到了自己正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下,于是他胡乱抓起炕边的衣服跳到了地上,待自己刚要走出屋子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询问:“你是谁?”

    <......( 乡野多娇 http://www.dybz.org/0_8/ 移动版阅读m.dybz.org )